English


福州路:文化杠杆激活传统书业与中华老字号

2018-07-12 09:19 来源:文汇报 
2018-07-12 09:19:2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郑芳芳

  往东漫步迎上开阔的外滩、走到西边是车水马龙的人民广场——全长近1500米的福州路,坐拥上海城市中心的优越地理位置。喧嚣市声的背后,浸润着浓墨重彩的历史底蕴。

  遥想百年间,笔墨笺扇、报馆书局相继创设;戏园茶楼、中西菜馆竞相峥嵘;洋行药铺、百货烟号热闹繁荣……一身老派名媛风情的福州路,如今以 “文化杠杆”效应为马路注入活力,令传统书业、百年餐饮品牌在当下频焕新生机。且看沿街云集的大大小小实体书店、文房四宝商铺,构筑出书墨香萦绕的城市书房群落,其中不乏沪上第一家超大型零售书店上海书城、申城最早经销典籍类图书的上海古籍书店、拥有上海最大规模日本原版动漫图书及周边的外文书店;家喻户晓的中华老字号美食品牌星罗棋布,167岁的杏花楼、274岁的王宝和、113岁的老半斋、156岁的老正兴,屡屡以 “网红”月饼、青团、糟货引爆上海滩排队奇景,安抚了许多挑剔的舌尖和肠胃,令人生出对一座城最温暖踏实的眷念……

  如果说日常美好点滴离不开头脑的充实和味蕾的享受,福州路在多年积累升级中,正不断满足着人们对物质和精神双重食粮的旺盛需求,品质生活的AB面在此尽情绽放。

  实体书店 “城市书房”群落效应凸显,多元圈层读者都能觅得心头好

  东起中山东一路,西迄西藏中路,因是上海开埠通向黄浦江的四条土路之一,福州路旧时被称作 “四马路”,从20世纪初起,福州路中段就有 “中华文化第一街”之称。毫不夸张地说,福州路是上海乃至中国近代文化出版业的前沿阵地,曾拥有大小书肆300余家,多家书局鳞次栉比;中华、大东、世界、传薪、开明、商务等大型书局、书店先后开设,往来鸿儒不断,文人墨客济济一堂;周虎臣、周兆昌、曹素功、胡开文等笔墨庄纷纷迁入,文房雅韵流芳。

  套用今天的流行词,福州路就是全国文艺青年蜂拥而至的 “打卡”地标。岁月镜头推至 1933年 7月,初出茅庐的文学青年徐迟从北平南下上海,海派名家、资深编辑施蛰存二话不说,带着他直奔福州路:先去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淘书,然后一路徜徉各色书店 “挖宝”,接着逛到沿街茶楼喝下午茶——这是当时许多文人到福州路踩点的经典路线。

  当天在商务印书馆外文书店,徐迟买到了渴望已久的美国诗人维琪·林德赛诗选集,其中一首150行长诗《圣达飞之旅程》令徐迟激动不已。后来他翻译的这首长诗发表在《现代》杂志,自此开启了翻译生涯。14年后,同样在福州路上的汉弥尔顿大厦,徐迟获知他被选定为美国丛书《瓦尔登湖》卷译者,这也成了他最负盛名的译著。

  其实,远不止外国经典译著,福州路也成功培育孵化了本土原创文学。比如,光是福州路280号,一家看似不起眼的开明书店旧址,一代文学泰斗茅盾、巴金的成名作《子夜》和《家》就诞生于此。

  多年来福州路一带书店开开关关,但文化的基因一直没断过,最终沉淀下来的实体书店都不忘 “自我进化”。你很难在上海找到第二条书店密度如此之高的马路了——前后步行几百米,上海书城、上海古籍书店、艺术书坊、外文书店、百新书局比邻一字排开,一网打尽综合型与个性化主题书店,更不消说路两边林立的多家特价书店、文化用品商店等。在互联网购书如此便捷的当下,福州路文化圈交织而成的城市书房群落,以多样化的阅读复合服务,吸引着四面八方的读者前来享受读书交流之乐。

  迈出创新的步伐,考验着许多品牌书店的魄力与耐心。许多老上海人都还记忆犹新,1998年12月30日上海书城福州路店开业,风头一时无两——营业面积超一万平方米、大手笔的七层零售空间,人山人海绕着福州路、湖北路、浙江路、广东路排队,哪怕开张初期要花三元钱买进场票,读者仍争先恐后探店尝鲜。被列为上海市人民政府1998年实事工程的上海书城,成了市民心中不折不扣 “世纪之交的礼物”。这里承载了上海80后的童年记忆——开学前夕来买教辅补习书,周末盘坐书架下哗啦啦翻中外名著、连环画,过道常挤满人,几个收银台排着队结账;稚嫩的小手捧了一大摞书,迫不及待埋头闻一闻墨香,有时买很多书装在马甲袋攥手上挤公交,回家后发现,手掌都勒出了印子,心头却是满满的收获感。

  如今,光是 “高大全”已不足以释放阅读的立体魅力。上海书城精耕细作不同圈层读者的个性化需求,从空间布局、消费体验下功夫,单独辟出六楼玛德琳绘本馆打造新型亲子阅读空间,中外绘本分享会、教育话题沙龙密集亮相,许多家长每个周末必带孩子来 “打卡”。一楼的大厅,定期举办 “全国新书发布厅” “上海·故事读书会”等品牌活动,广邀知名作家学者解读书中的山高水长和柴米油盐。上海书城变身独具海派风情的城市文化会客厅,磁场效应吸引读者争相赴书香之约。

  福州路成就了一代代读书人的书香记忆底色,也见证着无数上海人的精神生活。早在1982年,上海就诞生了全国第一家专业艺术书店, “人无我有,人有我特,人特我专”的开拓进取精神引领全国。1981年、1986年的上海书市,1990年第三届全国书市的成功举办,都离不开沪上专业书店的实力。没有专业书店群落的培育储备,当年的书市想要举办成功,也是有难度的。这也为福州路带来启示,在网络购书种类极其丰富、找书不再困难的今天, “专精特”书店反而拥有着广阔的市场沃土。于是,专业细分领域的一家家 “知识供应商”应运而生。

  先看一栋古典外墙搭配红砖绿叶的建筑——外文书店。除了傲视群雄的海量原版书,书店三年前将四楼日文部装修一新,更名为 “松坂书屋”,主打日本动画、游戏类书籍与周边、日本时尚潮流杂志等。在松坂书屋,常能看到十几岁高中生大排长龙抢购,自提预定的杂志、漫画书等。动漫人设、红头发的异次元魔法少女 “松坂瞳”,仿佛随时在向忠实读者眨巴着闪亮双眸,实体书店变身互动性十足的二次元体验空间。

  隔壁是艺术书坊,盛夏钻进去,一下子摆脱了身后的暑气,被宁静雅致包围。这家店所属的上海图书公司打破了传统书店经营模式,店里既有艺苑真赏社的海派风情,又融艺术创意、人文阅读、文化沙龙为一体,前不久还举办了为期一个多月的 “艺苑美术节”,多场海上博雅论讲坛、主题讲座让书店成为传递温暖和美好的地方。

  对面的上海古籍书店,则透着古典静雅,时间在这里如同放慢了脚步,读者的心也应和着传统典籍,变得虔诚沉稳了。楼上博古斋,以经营旧版线装古籍书、新文学读物、拓片、碑帖、珂罗版画册闻名,为古籍资深爱好者打造了文化乐土。再往东边走几步,百新文具馆2016年更名为百新书局,图书与文具、文创产品交错,呈主题形式陈列,洋气别致,是学生党的最爱。

  除了实体书店,福州路还汇集了大量文化用品商店,荣宝斋、西泠印社历史悠久,上海文化商厦更是以品种齐全、品质优异著称。2005年福州路文化街就提出 “文化购物消费、文化休闲娱乐、文化商务办公”功能定位。2006年汇丰纸行从福州路305号迁至280号,引入 “新文化概念”。后来中福古玩城揭幕,福州路又从单纯文化街迈向 “文化旗舰街”,把海派文化推向了新高度。

  徜徉福州路,除了醒目招牌,还有许多看上去不起眼的小书店、纸行、古旧书店、笔庄、琴行等,值得细细品味。它们如逆波而行的小船,不惧图书市场风浪,以水磨般的脾性经营着书香事业。在不少书界人士看来,福州路的地段,很好地辐射了全上海客群,堪称书业 “流量担当”。

  老字号抽新枝研发 “网红”爆款,以独创匠心造就魂牵梦绕的味觉地图

  旧上海素有 “吃在四马路”的说法。早些年,福州路上就聚集全国各大菜系菜馆、酒楼十余家,王宝和、大鸿运等著名餐馆都诞生于此。匠心树标杆、 “网红”添活力,这些经久不衰的老字号美食,坚守传统工艺的同时也不忘创新用料,研发爆款,为上海餐饮文化留住根系。

  比如百年老店 “杏花楼”,三个字,从舌尖丝丝缕缕酥润到心头。老一辈的上海人会拉住儿女追忆,当年结婚在杏花楼摆上几桌,绝对算是蛮体面的了。而每逢中秋佳节,黄拎袋便在沪上大街小巷流行起来,美丽嫦娥翩翩起舞,年复一年飞进千家万户。产品有口碑打底,但真正点燃消费激情的杀手锏还是推陈出新。几年前杏花楼研发出精致小巧的 “椰皇流心月饼”。掰开后,雪白椰浆馅缓缓流出,混合淡淡奶香,如丝般柔滑的口感甜而不腻。还有许多人念念不忘的玫瑰细沙月饼,原料极为讲究,即使放几天豆沙都能保持湿润顺滑,个中诀窍尽在饼皮上——手工熬制糖浆,放置个把月后,等待柠檬酸转化完成,便可防止结晶沉淀在饼皮中影响口感。

  许多网民都对2016年春季的咸蛋黄肉松青团记忆犹新,那抹咸鲜的口感,让不少美食博主不吝美好辞藻,铺陈唇齿间回荡的那抹最是家常的销魂。杏花楼的保安还记得,当年清明节前夕,从福州路门口经过福建中路一直排到广东路的队伍,多达300多人,几天内 “网红青团”刷屏朋友圈。青团销量从每天三五百只,涨到最高峰时日销五万只。短短一个月,这款青团销售量近千万。 “青团里如果放整只蛋黄,口感太干,将蛋黄打碎效果更好;肉松也不简单,油酥型、肉粉型、太仓式等三种肉松多次尝试配比,才混搭出口感最好的方案。”杏花楼研发人员津津乐道的美食配方,谁说不直观体现了上海美食文化的工匠精神、品牌服务意识呢!

  还有福州路浙江中路口的老半斋酒楼,早在上世纪30年代,这里就有了“淮扬第一家”美誉,漫长的岁月流转中,柳亚子、于右任、鲁迅、施蛰存等文化人都光顾过。鲜美干丝、红烧清蒸总相宜的狮子头、水晶肴肉、白汁鮰鱼等人气菜品,风靡上海滩。每年初春的一碗刀鱼汁面更是火了半个多世纪,往往引得近乎全城的饕餮食客出动,不畏排队纷纷尝鲜。眼下世界杯如火如荼,福州路上最年长的老字号王宝和,推出令人垂涎欲滴的多款口味小龙虾,许多球迷排队堂吃不过瘾,索性打包几盒带回家,边看球边吮指品咂,成了这个夏天最酣畅淋漓的动感画面。

  各大菜系在上海的融合再发展,见证了上海海派文化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丰厚积淀。这些餐饮老字号,是儿时的味道,舌尖上的乡愁,更是享受当下的鲜活日常。难怪人们聊起福州路,眼角眉梢总会绽放出喜悦笑意,这条马路便风情万种地活在人们的舌尖、胃里、心田……

  相关链接

  福州路上的海派味道

  天蟾逸夫舞台 福州路701号

  一座记载了上海京剧百年兴衰沧桑的剧场,是沪上历时最为长久、最具规模的戏剧演出场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南来北往戏班到上海,都以登上天蟾舞台为荣,京剧界流传 “不进天蟾不成名”,天蟾舞台赢得 “远东第一大剧场”美誉。除了演出京剧外,沪剧、越剧、昆曲、淮剧、滑稽戏、河北梆子、川剧、扬剧等地方戏曲也在这里演出。1989年上海京剧院负责筹资,其中香港邵逸夫部分捐资,于1990年拆除原建筑,保留天蟾门面,重建新剧场,1994年更名为天蟾京剧中心逸夫舞台。近20年, “星期天京剧日场”“青少年普及专场” “流派系列展演”“京剧擂台赛”等活动轮番上演,天蟾舞台不仅是上海戏曲演出中心,也是全国戏曲演出的主要场所。今年天蟾舞台启动1994年改建以来最大规模修缮,将全面提升音响、灯光、吊杆、空调通风设施,增加新技术设备,扩展剧场面积。戏迷们期待一年后天蟾舞台的崭新回归。

  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 福州路108号

  第一次私人产权房拍卖、第一次国有土地使用权拍卖、上海第一次出租车经营权拍卖、外资邮轮 “奥丽安娜”号股权拍卖、世界首列投入商业运营的磁浮列车冠名权拍卖、世博资产拍卖……这些中国拍卖行业史上赫赫有名的案例,都与一家拍卖公司息息相关,那就是上海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人们称呼它 “上海国拍”。位于福州路的正是上海国拍总部,它成立于1995年,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拍卖业恢复后最早成立的拍卖企业之一。踏着市场经济的节拍,上海国拍在槌起槌落间,也成为时代变迁发展的缩影。

  百新书局 福州路364号

  在老上海的出版业,百新书店相较于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也许不算有名,但提起他们的出版物——作家张恨水的小说《啼笑因缘》,很多人都会感到亲切。1912年徐鹤龄在上海福州路创立 “百新书店”,早期主要从事贩卖出租旧书,后来改为专营文具。1959年公私合营成立 “百新文化用品商店”,迁入现址,一度是上海最大的综合性文化用品商店,现已改制为民营企业。2016年重新装修的百新文具馆,将图书再度引入店内,原有文具商品与图书有机融为一体,摆列陈设既美观时尚,又提升了文化品位,是手账控、潮人、年轻学子们必去的福州路打卡地标。(记者许旸)

[责任编辑:郑芳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