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刘禹锡靠什么赢得生前身后名

2018-08-07 09:17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8-07 09:17:22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 孙琴安

  对于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作品,今人都很熟悉。《乌衣巷》《竹枝词》《陋室铭》等,至今流传。但是,对他的一生经历、平生交游、脾气性格,熟悉的并不是很多。

  博学多才却“升沉无定”

  简单来说,唐代诗人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类仅以诗驰名,散文、学问谈不上,如王之涣、王翰、李贺、贾岛等;另一类则诗文兼擅,且皆有影响,如韩愈、柳宗元、刘禹锡等。

  然而,在散文中再加深化,各家又有差别。陆贽、罗隐等均有文名却无文学思想,所以中国散文史会写到他们,文论史或文学批评史上却不会特意涉及;韩愈、柳宗元、刘禹锡、元稹、白居易等皆有文学主张,故中国文论史或文学批评史、文学思想史都一定要写到他们。不过,韩、柳、刘又是唐代著名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元、白二人大体仅有文学思想而无哲学专论,故在中国古代思想史或中国哲学史中是很难找到后两人名字的。

  同时,由于刘禹锡和柳宗元一起投身永贞革新,是永贞政治改革的重要人物,所以《资治通鉴》里找不到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却能够看到刘、柳的名字。由此可见,在唐代灿若群星的诗人队伍中,刘禹锡算得上是博学多才的杰出人物。

  唐代诗人大多忧国爱民、正直敢言,故常遭流言蜚语的诬陷和贬谪放逐的经历,如张九龄、李白、杜甫、王昌龄、刘长卿等。其中,刘禹锡更是饱受政治磨难和贬谪之苦。

  白居易因议政情辞激烈,被贬为江州司马,两年后即升为忠州刺史,过了两年又奉诏回京,起用为朝廷大臣。刘禹锡因参加永贞革新,被贬往南蛮荒凉之地达23年之久。连白居易也深表同情地说:“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刘禹锡也曾沉痛地自叹,“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谪在三湘最远州,边鸿不到水南流”。

  刘禹锡的贬谪生涯比唐代一般的诗人时间更长、磨难更多,无怪乎清人在《论诗绝句》中论及刘禹锡时感叹:“自比冬青最耐寒,升沉无定七朝官。”因刘禹锡一生经历过德宗、顺宗、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七个王朝,而且政治上大起大落、曲折不平,故有“升沉无定七朝官”之句。这在唐代历史上是不多见的,恐怕只有韩、柳等少数名家有此坎坷。

  高傲和自负,倔强和不屈

  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里特说:“性格即命运。”刘禹锡一生的经历和道路,与其性格有一定的关系。

  刘禹锡曾写诗:“少年负志气,信道不从时。”可见,他从少年时就有政治抱负,且不轻易赶时髦、不随波逐流。因此,当他结识王叔文后,便随他进入政坛,并与柳宗元一道很快成为革新骨干,史称永贞革新。当时,王叔文对刘禹锡非常器重,“以宰相器之,引入禁中,与之图议,言无不从”。只可惜,这场改革虽然除掉不少弊政,却不注意团结,结果以失败而告终。刘禹锡、柳宗元皆被逐出朝廷,贬谪荒野之地。

  大约是出身于名宦家庭的缘故,加之早年仕进顺利、连登三科,高傲和自负似乎是刘禹锡性格中一个明显的特点。宋代朱翌的《猗觉寮杂记》曾说他“气高不伏人”,《新唐书本传》也认为其“恃才而废”。

  举例来看,韩愈是当时无可非议的文坛盟主。刘禹锡虽然也承认其“手持文柄,高视寰海”,“三十余年,声名塞天”,但又认为“子长在笔,予长在论。持矛举盾,卒不能困”。刘禹锡当时的文名,自然也是天下皆知,其《天论》说理透彻、笔力矫健,在唐代极为罕见。但与韩愈这位古文旗手比起来,终究是稍逊一筹的。可他毫无顾忌地认为,韩愈擅长的是“笔”,自己擅长的是“论”。用现在的话来说,一个擅长写随笔,一个擅长写论文……

  倔强与不屈,也是刘禹锡性格中比较突出的一点。当他一旦树立理想追求和政治信念后,就不肯轻易动摇或随意屈从于他人,很有些“威武不能屈”的味道。即使在晚年所写的《自传》中,刘禹锡依然对永贞革新大加追怀,非但没有检讨自己跟随王叔文的“罪行”,而且对王叔文的功绩进行肯定。

  通常情况下,刘禹锡比较沉默,话不是很多,特别不爱说重话。即使在贬谪南方期间,交游也不多,而只与一些和尚往来;在夔州时,只因好友韦执谊的儿子韦绚在旁求学,偶尔借着酒兴,稍微多谈几句,大多时间都用在写作上。到了晚年,锐气大减,话也更少,只是与裴度、白居易、令狐楚等人唱和往来,过着“移兴子孙间”的生活。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