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中国古代对疫病的认识与防治
首页> 理论频道> 文史科教 > 正文

中国古代对疫病的认识与防治

来源:河南日报2020-02-28 09:5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星光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疫病时有发生。在与疫病抗争的过程中,勇敢智慧的古代先人在传染病防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宝贵的经验,值得我们加以总结和探究。

  中国古代对疫病的认识

  殷商甲骨文就有卜问商王是否传染上“疫”和能否医治的卜辞。这说明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对疫病传染已有了朴素认识。

  先秦时期的医学经典《黄帝内经》已明确指出“疫”和“疠”是极易传染,病状也多相似的疾病。《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道:“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素问·六元正气大论》又说:“其病温疠大行,远近咸苦。”“疠大至,民善暴死。”这又对疫病的传染特性和致命危害加以描述。

  张仲景发愤创作的《伤寒论》实际上是一部治疗传染病、流行病的专著。《伤寒论》对传染病患者的症状和脉象等加以详细论述,对人体感发于“寒”与“风”等致病因子作用下所反映的各种证候加以分析综合,取得了对各种传染病演变规律的认识。该书极大地提高了疫病医学的救护水平,是发热性传染病的医学经典。

  晋代医学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首次将“疠气”作为传染病的病因和相互传染的特点,开后代温病学之先河。他对传染病的记载涉及伤寒、疟疾、瘟疫、疫疠(急性传染病)、猘犬啮人(狂犬病)、食物中毒等种类,并对天花流行状况和症状描述得尤为详尽。在疫病治疗上,葛洪创造性地提出用青蒿治疗疟疾,为后人战胜疟疾指明了方向。

  隋代医学家巢元方的《诸病源候论》是我国第一部病因证候学专著,其中提出的“乖戾之气”是关于传染病因的新探索。该书还对疫病传染的致病因子进行探索,使传染病的病因接近了细菌的发现。

  明末医学家吴又可(名有性),亲自参与了崇祯年间的疫病救治,他于1642年著成《温疫论》一书,成为我国传染病学的扛鼎之作。他认为传染病因是“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异气”就是“戾气”。17世纪中叶,当时还没有显微镜,能对传染病因有如此精湛的见解,是对传染病病因学的重大突破。在戾气致病的感染途径和方式上,已认识到传染病有空气传播和接触传播两条途径。吴又可的温病学说在病原体、传染途径、特异性等方面都有卓越的见解。

  中国古代对疫病的预防和治疗

  疫病具有传播迅速、传染性强、传变较快、致死率高、易造成社会恐慌等特点,古代医家和先民为抵御疫情、保护生命、减少损伤,积极应对,留下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认真总结和研究。

  未病先防,培固正气。对于急性传染病,古人十分强调早预防,治未病。《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就明确指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但如何能有效避免和抵御疫病对人的侵袭传染呢?《黄帝内经·素问·遗篇·刺法论》就有此问:“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答曰:“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主张培固自身“正气”,以抵抗“邪气”侵入。明代《景岳全书·瘟疫·避疫法》也指出:“瘟疫乃天地之邪气,若人身正气内固,则邪不可干,自不相染。”中医认为正气是指人体的机能活动及抗邪的能力,也包括自身的抗病、康复能力。正气旺盛、身体强壮的人,对疾病的抵抗力就强,生存的几率就大。由此可见,平时坚持体育锻炼,培补正气,保持健康强壮的体魄,增强抗病能力,才是预防疫病侵入的根本。

  尽早发现,严格隔离。疫病往往萌发悄然,一旦蔓延,气势难挡。因此,及早发现十分重要。《黄帝内经·素问·八正神明论》提出“上工救其萌芽”的思想,就是要求早发现疫情苗头,及时防治,以免疫情扩大,难以遏制。《黄帝内经·灵枢·官能》:“邪气之中人也,洒淅动形。正邪之中人也微,先见于色,不知于其身,若有若无,若亡若存,有形无形,莫知其情。是故上工之取气,乃求其萌芽。”唐代杨上善释道:“邪气初客,未病之病,名曰萌芽,上工知之。”由此可知,“未病之病”指的是疾病尚未显露症状的阶段。高明的医者能预先发现疫病的苗头,给予警示并采取有效防治措施。

  制定了对疑似传染病患者的报告制度。《睡虎地秦墓竹简》记载道:“爰书:某里典甲诣里人士五(伍)丙,告曰:‘疑疠。’来诣。……令医丁诊之。”意思是说某里的里长甲送来该里的士兵丙,报告说:“怀疑丙得了麻风病,故将他送来,让医生检查。”这说明秦朝已有严格的传染病疑似患者的报告制度。如果一旦发现了疫病,就要及时采取隔离检疫措施,以防止传染病的扩散。这在秦代已有法律规定。《睡虎地秦墓竹简·法律答问》记载道:“城旦、鬼薪疠,可(何)论?当迁疠迁所。”意思是说:城旦、鬼薪得了麻风病,该如何处置?应迁往麻风病隔离区“迁疠所”。这说明在秦代已实行了对传染病人的隔离制度,并用法律的形式加以确定。《汉书·平帝纪》也载道:“民疾疫者,设空邸第为置医。”明确规定设置隔离病房治疗,以免疫病传播。东汉名将皇甫规在陇右时“军中大疫,死者十三四,规亲入庵庐巡视。”说明东汉也在军中设立“庵庐”作为疫病隔离区。东晋时还颁布官员家属如患上疫病,本人应休假隔离的规定:“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这是十分明确的官员休假隔离以防传染的制度,且时间长达一百天。唐代初年僧人释智岩曾住石头城下(今江苏南京市西清凉山)的疠人坊(麻风病院),为患者“吮脓洗濯,无所不为……永徽五年(654)二月二十七日,终于疠所。”这是有明确记载的民间传染病隔离治疗场所,也是护理传染病人的最早记载。对疫病患者及时隔离检疫在今天仍是防止交叉传染的有效保障。

  对于因疫病死亡的患尸,历代王朝也多作有及时掩埋的规定。如北魏宣武帝景明三年(502)诏曰:“申下州郡,有骸骨暴露者悉可埋瘗。”宣武帝又在正始三年(506)下诏:“掩骼埋胔,古之令典,顺辰修令,朝之恒式。今时泽未降,春稼已旱。或有孤老馁疾,无人赡救,因以致死,暴露沟堑者,洛阳部尉依法棺埋。”这说明掩埋无助者的尸骨已作为官府的责任。对无主患尸的及时妥善处理,可避免死尸暴露荒郊传播疾病,也利于保持城乡的环境卫生。

  净化环境,讲究卫生。创造良好的公共卫生条件,讲究个人卫生,保持内外清洁,才能有效地预防疫病滋生蔓延。我国古代城市供水和污水处理设施出现得很早。在河南淮阳平粮台新石器时代古城遗址中就发现陶制的排水管道,距今已有4300多年。在郑州商城遗址也发现陶制的排水管道,并与石砌的蓄水池相连通,城内还有多眼水井,整个都城形成有完整的给排水系统。这既可保证城市的饮用水卫生,也解决了城市的污水处理问题。古代城市也很重视街道的清洁卫生。周代设有负责道路打扫和清洁的官职“条狼氏”。东汉时毕岚还在京城洛阳发明了用来在街道洒水的机械——“渴乌”,史载:“又作翻车渴乌,旋于桥西,用洒南北郊路,以省百姓洒道之费。”这些措施确实有利于空气的清洁和市民的健康。古代也很注意在城市建造公厕。《周礼·天官》记载:“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郑玄释“匽”为路厕,可知周代设有“宫人”来负责管理街道的厕所打扫。《墨子》称厕所为“溷”,他还提出了建造公厕的标准:“于道之外为屏,三十步而为之圜,高丈。为民溷,垣高十二尺以上。”这是要求建高大的公厕以保证城市卫生。

  个人卫生对防止疫病传染和保证身体健康也十分重要。甲骨文中已有“沫”“浴”二字,说明人们已有洗脸、洗手和洗澡的习惯。《礼记·曲礼》道:“让食不唾。”是说吃饭时不可吐痰。汉武帝有专人“掌御唾壶”,唾壶即痰盂,说明不随地吐痰的要求由来已久。古人早已知道“病从口入”的道理。孙思邈在《千金方·霍乱》中说:“原霍乱之为病也,皆因饮食。”这就明确指出了饮食不洁与传染病的关系。孔子指出:“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论语·乡党》)这都要求不吃过时变质的食物,以防疾病。元代来华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曾讲述:在元朝宫殿里,“众多伺候皇上用膳的下人,都必须用雅致的面罩或丝巾遮住鼻子和嘴,以免他们的呼吸污染大汗的食物和酒水。”这种遮在口和鼻上的面罩和丝巾,可谓原始的口罩。而我国开始推行医用口罩是清末医学家伍连德于1910年在东北成功攻克“肺鼠疫”时创制的“伍氏口罩”。口罩的使用为人类防疫和健康作出了重要贡献。

  晚清名医余伯陶在《鼠疫抉微·避疫说》中指出,室内通风透光利于防疫:“避之之法,厅堂房室,洒扫光明,厨房沟渠,整理清洁,房内窗户,通风透气。”即使今天,通风透光也是防疫的基本要求。

  医疗防治,勇于创新。在与疫病的抗争中,历代医家们勇于钻研和创新,形成新的医疗理论和方法。东汉末年瘟疫盛行,张仲景发愤写成《伤寒论》,奠定了“辨证施治”的基础;金朝末年汴京大疫,李杲著就《内外伤辨惑论》,创立了“内伤”学说和“甘温除热”思想;明末崇祯年间疫病肆虐,吴又可创著《温疫论》,开温病学说之先河。历代医家们还创制了许多防治疫病的方药。如葛洪用柏芝散预防疫病;孙思邈研制出雄黄丸以避疫疾;金代刘完素的黄连解毒散、李杲的补中益气汤,明代吴又可的达原饮、三消饮、举斑汤,清代吴鞠通的桑菊饮、银翘散,都为疫病防治发挥了显著的效用。

[ 责编:郑芳芳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以“数”制“疫”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 既能“独善其身”,更要“兼济天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2020-05-25 15:26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2020-04-28 13:50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2020-04-13 16:36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2020-04-05 09:23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2020-02-15 18:08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2020-02-13 16:43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2020-01-01 17:06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
2019-10-14 16:23
70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艰辛探索,找到了一条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紧密结合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向全世界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2019-10-09 17: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