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开启第四波改革开放:双元革命与现代秩序

2014-07-05 15:50 来源:南方周末  我有话说
2014-07-05 15:50:17来源:南方周末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第三,德国革命还牵扯到先发达的大国和后成长起来的大国之间的关系问题,而将“权势国家-权力政治”下的霸权均势问题内政化了,从而造成了一种蛮武的日耳曼行事风格。

  第四,英国文明具有亲缘性,其殖民与扩张在行事风格上卑鄙无耻却又落落大方。但德意志似乎不一样,狂野而蛮武。所以,德意志的转型和现代化过程比较惨烈。1848年欧洲革命,当时德国尚未立国,但却由此在普鲁士造成了一个贵族自由主义传统。1871年,在俾斯麦的强力推导和艰难运筹下,德国终于成为一个统一国家。这个肉身有了,完成了双元革命中“民族国家”这一元,却还没有民主建制,魏玛共和昙花一现。1945年后两德分治,联邦德国完成了民主建设。“民主国家”这一元算是在德意志局部落地。直到1990年10月3日,东西德统一,宣告“德国问题”最终解决,德国的漫长革命至此结束,双元革命终于完成,在欧洲大国中算是最迟的了。

  至于说英国的转型是否具有典范意义,自是不言而喻。典范意义不同于普世意义。英国革命完成的是君主制的宪治化,即以议会至上宪制君权,终至于虚君立宪,而以较小的代价实现这一转圜,玩转内政的现代化,对于多数自“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国族,自有示范意义。其为“最为古老的现代国家”,示范性在此,但也仅此而已,难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笼统之。各过各的日子,而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哪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呢!

  问:这样宏观地看,似乎向现代秩序转型是必然。但俄国革命也在其中,中国在经济、政治上深受苏联模式影响,告别的过程至今尚未完成。置此情境,中国的现代秩序会有什么特点?

  许章润:立基于此刻的中国现实,对于中国的转型前景,可以“谨慎乐观”一言以蔽之。很多因素不可控,除非坚信历史决定论。但双元革命所引导的“现代秩序”登场是大趋势,却是可以断言的。实际上,鸦片战争以来这174年的转型进程,主流的中国历史意识和政治意志,莫不以“民族国家”和“民主国家”这双元为鹄的,为愿景,展现的同样是双元革命的中国历史进程。

  主导改革者的三个“低头致意”

  所以,晚近展开的第三波改革开放进程,不论是谁在主导改革,都无法回避三个“低头致意”。

  一是向第一次、第二次改革开放所形成的中国近代历史的主流意志低头。洋务运动35年,清末变法、北洋新政加上国民党1927年统一中国后的黄金10年,又一个35年,一共70年的两次改革开放,其主流历史意识和政治意志,不外乎就是“富强、民主和文明”,而以“民族国家-文化中国”和“民主国家-政治中国”来收束,内涵不外乎文明立国与自由立国。由此,世界坐实为国家,大同现形为民主。但凡脱离这一条就是逆流。

  1978年后,执政者以经济发展为纲,旨求富强和文明,意味着重归这一历史主流。在下常常说这一波改革开放的实质是回归“1911”,以向后退而求向前进,背景在此,有以然哉!

  二是向中国传统文化低头致意。近代中国革命基于国耻连连暴露出的中国文明之积弱积贫,而翻转求变求新求自强,因而,一个基本特点是反传统,“弑父谴责”。国民革命也好,共产革命也罢,都以反传统反文化激进著称。只不过,国民党右翼激进,共产党左翼激进。逮至“文革”期间,春节都不让过,谓之“封资修”,一律推翻打倒,真是将中国文明连锅端了。现在中秋、端午、清明放假,教师节将要定在孔子诞辰,说明政统向学统皈依。——这不,又回来了。说到底,任何政治合法性若无文化合法性以为衣钵,而得加冕,怎么混都是混不下去的。

  但里面有个选择过程,反映了选择者价值上挑挑拣拣的心理活动。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重要的一条是讲天道天理,而具体落实为讲道理。人兽之分,就在讲不讲理。讲理就是人,不讲理就不是人。违反天道天理,不仅等于违反自然法,而且,在伦理上亦且亏欠,根本站不住。而德位两分,读书人表彰德,官僚体系代表位,德必定高于位。德在天道天理,也在日用伦常,但衡准之祭司,不在官府,却在读书人的心中,也在亿万芸芸众生洒扫应对的公共选择中。

  三是向普遍的人性低头致意。普遍人性非他,夫子所谓食色性也。由此自然个体之成长为道德主体,而发展出人的尊严概念,特别是免于恐惧、冻馁和愚昧的自由,免于无家可归,以及自然权利、社会权利、法律权利和政治权利等系列公共产品。从自然个体而至道德主体,基于实践理性,秉具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讲述的是普遍人性,彰显的是人权天赋,而神圣不可侵犯矣。试想一下,晚近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还不就是羞答答地承认此一价值体系,而以点滴推进的制度安排,逐渐向此靠拢吗!实际上,从对于普遍人性的口诛笔伐,到逐步承认人性的普遍性,特别是人生俗世需求的普遍性与正当性,不仅彰显了革命退潮、日常政治登场时分的人性苏醒,而且,更主要的在于表达了一切体制安排必须切合人性。

  若论摆脱苏俄政治的影响,则循此三大路径前行,就是在摆脱,也就是在提炼中国的现代秩序,而演绎其内涵,彰显其外貌。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蒋正翔]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