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精神分析与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理论

2016-02-10 08:30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我有话说
2016-02-10 08:30:14来源:中国改革论坛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汪行福

  【摘要】人们对意识形态的概念有多种理解,其中最有影响的三种理解分别是:把它理解为不符合现实的“虚假意识”;把它理解为服务于统治秩序的合法化模式;把它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意义和主体的生产。无论意识形态以何种形式出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这就是把历史地形成的观念和制度自然化。拉康虽没有使用意识形态批判之类的概念,但他的精神分析理论可以转换成意识形态批判理论。拉康认为“自我是他者”,人类的一切经验和表达不是源于自我,而是植根于先于主体而存在的无意识语言结构。自我或主体从根本上说是分裂的,为了弥合这一分裂,人们不得不一再地被迫投入到误认之中,这些误认构成了原型意义上的意识形态。在这一过程中,想象认同产生于对镜像中自我的完满形象的误认,象征认同产生于对象征秩序中主体作用的误认,而实在界的创伤和裂痕既是意识形态产生的根源,也是抵制意识形态自然化最终实现的障碍。精神分析通过揭示自我误解的必然性和自我认同自然化的不可能性,以特殊的方式为意识形态理论和意识形态批判作出了贡献。

  【关键词】拉康/自我认同/精神分析/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批判

  一、“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批判”新解

  何谓意识形态(ideology)?这一概念自其出现开始到现在已经争论了二百多年,不论是在马克思主义传统中,还是在非马克思主义传统中,不论是在文化和文学研究中,还是在政治思想研究中,意识形态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意识形态之所以在当代思想中占据重要地位,根本原因在于,人是意识的存在物,人的行为具有动机和意愿的性质,因而,观念和思想是人行动的条件。同时,人是社会的存在物,无法摆脱历史的肉身和制度的限制。事实上,意识形态并非指一般意义上的观念或思想,而是那些既是人类生活的构成条件又是社会权力中介的观念和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传统中,意识形态这一概念的含义是非常丰富的。在诸多解释中,威廉斯所指出的三种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定义颇具代表性,我们不妨将其作为讨论的路标。威廉斯认为,意识形态可以指一定阶级或集团所特有的信仰体系,也可以指由错误观念或错误意识构成的幻觉性的信仰体系,还可以指社会生活中一般的意义和观念的生产过程。①这三种意识形态概念可以分别指向意识形态起作用的三个领域,即政治领域、人类的认知领域和自我认同领域。

  在政治层面上,意识形态的核心问题是它与权力之间的相关问题。韦伯曾指出,在每一个统治结构中,那些由于历史偶然性或暴力而获得特权的人从来不会满足于拥有权力,相反,他们还“希望看到自己的特权地位有所改变,把纯粹的事实的权力关系转变为应得的权利体系,并希望看到自己因此而受到尊敬”。②布迪厄将其视为“社会炼金术”,因为它通过自己的操作已经实现了事实性权力向“应当的权力”的华丽转向。不得不说,把意识形态视为社会秩序或权力关系的合法化机制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研究路向。然而,约翰·汤普逊认为,意识形态问题研究既不是单纯地研究权力问题,也不是简单地研究符号和意义的问题,“研究意识形态就是研究含义(或意指)以哪些方式被用于维持统治关系”。③吉登斯认为,“考察意识形态就是要识别将意义同合法性联系起来以巩固统治者的利益的最基本的结构要素”。④在政治实践层面中,意识形态或者通过布迪厄意义上的“社会区分”,或者通过制造跨阶级的共识来掩盖社会不平等和等级秩序。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