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开门搞研究”才能把握世界发展大势

2016-05-30 13:57 来源:文汇报  我有话说
2016-05-30 13:57:17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作者: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研究院教授 黄力之

  核心观点】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有着世界视野的国家,既通晓世界的历史及世界的状态,也知晓中国在世界的位置。有了这一视野,中国便有了立足于世界前沿的科学精神和理性精神,有了辨别力、判断力,从而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与别的国家和文明有何异同,也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才能完成民族复兴的大业,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大贡献。因而,中国有理由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们既要立足本国实际,又要开门搞研究。对人类创造的有益的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我们应该吸收借鉴,但不能把一种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当成‘唯一准则’,不能企图用一种模式来改造整个世界,否则就容易滑入机械论的泥坑。一些理论观点和学术成果可以用来说明一些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历程,在一定地域和历史文化中具有合理性,但如果硬要把它们套在各国各民族头上、用它们来对人类生活进行格式化,并以此为裁判,那就是荒谬的了。”可以说,只有“开门搞研究”才能使我们能够把握世界发展大势,而且这一把握必须是充分而全面的,既知道某一国外模式的可借鉴之处,也知道其局限性之所在,对中国来说,怎样做会有光明的前景,怎样做会落入危险的陷阱,有了这种基于对世界及其历史的准确把握和判断,中国便有充分的理由和傲人的资格去坚定自己的自信心。

  视野狭隘的民族和国家曾付出沉重代价

  当有着世界视野的文明与缺乏世界视野的文明相遇时,结果是不一样的。以色列学者赫拉利在 《人类简史》(2012年初版) 中考察西方文明与其他文明之间的关系,注意到西方人的优势在于他们自文艺复兴以来便具有认识世界的视野,主动将认识转化为实践,而美洲原住民及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大帝国,因视野狭隘而付出沉重代价。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其 《历史研究》 中说:“到19世纪末期,受过传统古典教育的中国学者,也许还以为在中国文明及其远东继承者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值得重视的其他文明是个新奇的念头,但同时代的任何一个西方人,却不可能有如此闭塞的看法。”

  外来文明冲击中国,可中国人对外面的世界知道多少呢?1875年7月6日 《纽约时报》 有文章说中国人“心智的发展也被抑制在孔夫子时代的古老水平”,“知识的缺陷使他们难以理解近年来侵入他们领土的那些外国人。洋人对他们而言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国内天津 《大公报》1907年7月刊载的文章称,对中国人来说,“四书五经读毕,问其如何讲解,茫然不知也。……问中外之大势,家国之情形,则懵然不晓也;问以天文地理之事,亚欧非澳之名,漠然不知所对也。如此教法,又何怪民智之不开乎!”甚至像林则徐那样自以为已经对英国“略窥底蕴”的人,其实对英国的认识还有诸多谬误。他不但相信英国人必须靠与中国进行贸易维持生计,居然还认为英国士兵“腿脚僵直”,“不善陆战”;而美国只是个“并无国主,只分置二十四处头人”之地。

  恰如陈独秀在1915年所说:“国民而无世界知识,其国将何以图存于世界之中?”对于一个严重缺乏世界视野的民族和国家来说,面对在这方面有优势的西方,其逻辑结果是:先是盲目 自满,接着是以落后的方式去抗击先进的器物,遭受失败,最后则是承认自己事事不如人,慌不择路地选择西化。由此可以说,近代中国之所以失去自信心,除了物质上的贫困落后外,还有缺乏世界视野的原因。如此,我们便能够理解,以新文化运动为起点,中国开始了大规模学习西方的运动,其本质上是学习和掌握世界前沿知识的运动,使中国摆脱无知而自满的状态。

  世界视野是自信和自觉的来源之一

  时间正在改变一切,今天的中国对世界的无知已经成为了遥远的过去。中国对世界的开放进行了30多年,世界在向中国展开,中国也拥抱了世界,中国与世界融为一体。当中国在学习与实践的过程中提高了自身的力量,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时,中国人开始成熟起来,理性起来,有着世界视野的中国能够洞察各个文明、文化的长处和短处,进行比较,选择合适于自己的道路。

  中国提出以现代化为国家发展的目标,就是对世界发展大势的基本把握。但是,世界是复杂的,必须现代化与如何现代化是应当加以区别的问题。对世界发展大势,除了基本把握外,还应该深入把握,这样才能构成全面的真实把握。比如,在某些人的思维中,如不采用西方的民主模式,中国便没有完成民主政治的构建。这些西化派人士自以为意识到西方制度的优良是他们的优势,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中国共产党和绝大多数的中国民众,早就在现实交往与理论研究中,既认识到西方制度的长处,也认识到其短处,更认识到其与中国历史文化及中国现实的距离。

  正是世界视野告诉中国人民,就在西方不断以民主为理由向中国施压时,它们自己却因“民主失效”而焦头烂额。比如说,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2014年12月4日就在 《纽约时报》 刊文,提出“民主已死”的命题。他说:“如今,民主国家的日子不好过。许多国家的民主制度出现了障碍:美国国会、英国联合政府,以及许多欧洲国家的政府都遭遇了困境,难以做出必要的决策以回归经济增长。在满足本国公民需求方面,一些羽翼未丰的民主国家似乎不如专制国家有竞争力———至少从短期看是这样。”可见,对于西式民主这样的问题,完全无知是不对的,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也是不对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重要讲话中强调,中国的“自信和自觉,来源于中华文明的深厚渊源,来源于对实现中国发展目标条件的认知,来源于对世界发展大势的把握”。所谓“对世界发展大势的把握”其实就是指,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有着世界视野的国家,既通晓世界的历史及世界的状态,也知晓中国在世界的位置。有了这一视野,中国便有了立足于世界前沿的科学精神和理性精神,有了辨别力、判断力,从而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与别的国家和文明有何异同,也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才能完成民族复兴的大业,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大贡献。因而,中国有理由自信。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