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在全面深化改革实践中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2016-06-27 14:22 来源:红旗文稿  我有话说
2016-06-27 14:22:36来源:红旗文稿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 鲁品越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旗帜鲜明地指出:“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从当代中国和当代世界的实践出发,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西方经济学的超越,从《资本论》中汲取重要理论资源。

  一、西方经济学具有严重缺陷

  西方经济学长期占据着主流经济学的地位。作为西方经济学主要基础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在其“科学”的外衣下,掩藏着至少四大缺陷:

  第一,西方经济学撇开社会关系而将人理解为集合论中的孤立个体,严重违背现实。尽管后来的交易成本理论、信息不对称理论、博弈论等也初步意识到这一点,开始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局部性关系,但都没有真正分析市场权力关系。

  第二,西方经济学将所有经济变量作为连续变量并用微积分来表述,产生了严重扭曲。事实上,经济变量都是跃迁式变化的(特别是机器设备等生产资料),《资本论》第二卷正是根据这一变量特征揭示了资本转化的潮汐式特征。而西方经济学将所有经济变量作为连续变量并用微积分来描述,必然在本质上失真。

  第三,西方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的决策前提是有缺陷的。因为经济利益在现实中是高度不确定的,西方经济学将边际利益与成本的确定性作为理性经济人的决策前提,因而在实践中非常不管用。

  第四,西方经济学以当期供求关系的均衡为中心,与实体经济运行相背离。实体经济的关键是组织扩大再生产,此即《资本论》所描述的资本不断扩张的迭代式非均衡过程。而西方经济学却以当期供求关系的均衡为中心,其目标状态不是扩大再生产,而是当期的所谓“资源优化配置”的均衡态,因此与实体经济运行的本质相背离。

  这并不是说西方经济学一无是处,而是说其根本缺陷在于:仅仅描述了表层的财富现象与利益现象,没有揭示其深刻的社会关系根源,由此决定了它的肤浅性,沦为马克思所说的“庸俗经济学”。列宁早就一语中的地指出,“凡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看到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商品交换商品)的地方,马克思都揭示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312页)

  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根基、价值观灵魂、方法论武器、理论主轴与社会目标

  在实践的基础上,吸收西方经济学的合理成分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创新,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基本观点和基本底线。

  第一,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根基。劳动价值论揭示了配置资源的市场权力的产生根源,从而成为马克思科学地剖析支配社会财富运动的市场权力结构的最根本的根基。财富由各种生产要素共同创造,而市场中配置资源的社会关系力量(市场权力)只能来自于社会分工条件下的社会成员之间相互服务、相互依赖的活劳动:因为只有这种活劳动才可能在生产使用价值的同时,生产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生产、相互依赖的社会关系——劳动价值。这种作为社会关系的价值以物质财富为载体,“道成肉身”而成为客观的物质力量,并在市场交换中通过货币符号表现为物质化的市场权力——市场中配置资源的物质力量。各种市场外的社会关系力量(生产资料所有权、政府权力、金融权力、社会舆论权力等等)进入市场,都必然分割由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转换成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市场权力。由此形成支配物质财富、配置生产要素的市场权力结构,其通过货币符号而表现为商品价格体系对商品价值体系的偏离,这种偏离正是深层市场权力结构的表层现象。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揭示了支配物质财富、产生这些价格现象的社会关系根源。

[责任编辑:赵伟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