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金一南:赢得未来的不仅仅是物质,还有精神

2016-06-27 15:21 来源:红旗文稿  我有话说
2016-06-27 15:21:20来源:红旗文稿作者:责任编辑:赵伟露

  作者:国防大学教授 金一南 

  《家国大义——共和国一代的坚守与担当》一书,让人蓦然想起毛泽东说的“进京赶考”。1949年3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起程前往北平,毛泽东说了这句话。那场“赶考”已经过去了67年,斯人已逝。考试仍然在这块土地上继续,一代又一代人,都在做出自己的回答。

  其实当年中共那场“赶考”,外界并没有多少人真正重视。不论考得好与不好,中国都不是世界性话题。尽管美国一些人因为“谁丢失了中国”吵得脸红脖子粗,也主要是为了在政党争斗中多捞几张选票。世界的中心在欧美,他们心目中那个“远东”且被称为“东亚病夫”的国家,虽因政权更迭带给他们极大不快,不久也就会被用惯了的瓷器、茶叶、烟花、丝绸带来的欢愉和温柔所掩盖。“马照跑,舞照跳”,世界格局、权力中心、财富分配,不会因中共“赶考”不“赶考”、成绩及格不及格而发生丝毫的偏转或位移。

  谁也没想到,第一张考卷就写出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大手笔。大跌眼镜的,决不仅仅是被撤职丢官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其实,以这种方式让世界第一次认识“新中国”,对刚刚进城“赶考”的共产党人来说实属万般无奈:国家百废待兴,本想集中精力于经济建设,但人家一直逼到了家门口。虽然反复警告对方不要过线,但其就是置若罔闻。于是这些不被看好的“赶考者”们,只好以这种方式,几乎在一夜之间就把对方脑海中任人践踏的“东亚病夫”变成了咄咄逼人的“红色中国”。不打不成交。此后对方的结论倒也清晰明确: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上,新中国再也不会退让。这一结论一直支撑着新中国前期的安全,直到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访华,才算最终承认这个被他们包围了20多年、内心里实在不愿意承认的国家应有的地位和作用。

  今天,第一代、第二代“赶考者”都已逝去,填写考卷的已是一代新人,考卷的内容也已完全不同。如果说第一代“赶考者”为中华民族解决了“挨打”问题,第二代“赶考者”解决了“挨饿”问题,那么今天这一代“赶考者”要解决的就是“挨骂”问题——确立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新中国67年,我们建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我们实现了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中最大规模的脱贫致富。我们持续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家的面貌、社会的面貌和人们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做一个调查,询问世界各主要国家普通民众对未来的预期,人们会发现,中国民众对未来预期的正面比例远高于美国、日本、德国、英国、俄罗斯等绝大多数国家。十几亿人对未来的自信与憧憬,是支撑国家发展多么雄厚的资本和多么巨大的能量。世界因中国而改变,西方世界没有想到,东方世界也没有想到。

  前人交出了合格的答卷,现在轮到共和国一代了。不知困难,不识挑战,不思忧患,无法写出合格的答卷。正因如此,我要特别列出本书中的一些观点:

  ——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以自己的方式,从另外的起点和路径,同样走近了世界文明的制高点。

  ——近30多年来,关于中国发展、变化和现状的解释、论述多如牛毛。但这些论述很多都存在两个局限:在分析工具上,多沿用从西方历史情境中提炼出的既有理论和方法,少见从中国实际出发的创新;在观察立场上,囿于西方“普世价值”观念,惯于从个人与政府对立的角度出发,罕见对中华民族国家整体利益的维护与坚守。

  ——解决“挨骂”问题,绝不是在思想和文化层面向别人求饶,在价值和制度层面缴械投降,而是要向世人证明中华文明本来就有的正当性,让世人看到和认可中国道路的正当性。

  ——扭转意识形态领域西强我弱的局面,目前中国尚处于“战略防御”阶段。未来,如果我们能够围绕“民生和发展”构建出一套中国的话语和价值观,与西方那种口惠而实不至的“民主和宪政”相对抗,那么在意识形态领域,中西之间的力量对比就将发生扭转。

[责任编辑:赵伟露]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