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从重大理论认知上向党中央看齐

2016-11-30 10:08 来源:《红旗文稿》  我有话说
2016-11-30 10:08:49来源:《红旗文稿》作者:责任编辑:康慧珍

  二、以政治意识为突破口在重大理论认知上向党中央看齐,必须掌握把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作为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根本要求的相关理论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其性质、宗旨和奋斗目标就始终如一,其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共同构成了党的奋斗历史,不容割裂。中国共产党是根本区别于西方议会政党的另一类型现代政党,不存在执政后向西式议会政党的所谓“转型”问题,不能改旗易帜。

  必须从理论上弄清,共产党没有本党私利,其存在和发展的全部价值就是为实现人民的利益而不懈奋斗。和现代西方的议会政党不同,共产党代表的不是某些社会阶层或部分群众的利益,“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13页)这一根本性质决定了共产党和现代西式议会政党不同,共产党是统一的党,而不是多党并立;共产党的最高追求不是赢得选举而获得执政权,而是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实际行动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在马克思主义看来,多党制并不是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制度设计,更不是民主的根本条件,关键要有一个没有一党私利的先进政党。

  必须从理论上弄清,以人民为主体的历史观和以个体为本的历史观是唯物史观区别于唯心史观的根本点。以个体为本,必然把国家权力视为个人权利的部分、有条件的转让,必然把公权力和私人权利的博弈和“权利制约权力”视为政治的根本,必然把“投票民主”视为最高以致唯一的民主,必然把以利己主义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视为“历史的终结”,必然把个人视为历史活动的真实主体和唯一实体,而把人民视为个人的简单集合体。而马克思主义所认知的人民群众不是单个人的简单集合,不是空洞的集合名词,而是历史活动的现实主体,是以先进阶级为内核、以劳动群众为基础、包括一切顺应历史发展的集团和个人在内的有机整体。因此,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和真正动力,国家本质上是统治阶级利益和阶级意志的体现,政治的根本问题是通过社会主义国家建设最终消灭阶级、消灭剥削、实现共同富裕,为每一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创造条件,因而坚持党性和人民性在根本上是一致的。

  必须从理论上弄清,党需要人民和人民需要党是统一的。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看,人类社会可以自发地产生阶级分化,进入阶级社会,但不可能自发地消灭阶级,进入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从根本上说,只有在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的领导下,人民在认识自身的根本利益并为之而奋斗中,不断自我教育、自我提高,人民当家作主才能真正实现。在帝国主义列强加紧侵略,国家和民族极其危难之际成立的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把共产主义的历史使命和人民解放、民族复兴的历史重任结合在一起,从世界历史的高度探索解决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危亡的出路问题,经过近百年的不懈奋斗,使得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正在成为现实。历史雄辩证明,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中国共产党,根本在中国共产党。共产党如果不为人民服务,甚至与民争利,共产党就不能存在,而人民如果能够自发地实现自身的利益,不需要坚强的领导核心,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因此,党需要人民与人民需要党是高度一致和统一的,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必然要求始终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三、以政治意识为突破口在重大理论认知上向党中央看齐,必须理解把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加强和改进党的领导作为新形势下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着眼点的相关理论

  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

  要从理论上弄清,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道路选择绝不是无关紧要的伪问题,而是事关民族存亡、国家兴衰、人民安危的根本问题。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能够发展中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现代化的道路绝不是所谓“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的西化过程。近些年来,我国思想界的一大争论就是关于西方“普世价值”之争,这一争论的实质是中国走什么路、坚持什么样的发展方向问题。那些力主中国通过改革走“西化”道路的人,为了掩盖其“走邪路”的实质,首先抹杀道路之争的意义,鼓吹现代化是一个没有道路分野、没有主义之辨的“普世”过程。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条道路的选择和斗争是个可笑的伪命题,因为现代化过程中的贫富分化并非资本主义独有,“发生这种过程的两个主要原因在于技术和人口,而不是社会和政治原因”(拉尔夫·达仁道夫:《现代社会冲突》,林荣远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28页)。他们据此推断,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因而也就必定是一个没有政治方向和道路选择的自发过程。正像有文章所写的那样:“回顾改革开放以来,一轮又一轮的‘姓社姓资’的争论,是那么认真尖锐。在今天的年轻人看来,这些争论显得多么可笑!当前围绕一些问题的‘姓社姓资’的激烈争论,过一些年后,人们也会同样觉得可笑。”可见,不从理论上彻底清除这些思想杂音,就根本无法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上,在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上向党中央看齐并保持一致。

  要从理论上弄清,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否真正走向人民当家作主。历史已经证明,真正的民主不是西式的三权分立、政党轮替和“投票民主”;西式民主走的不是一条离人民当家作主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的路;西式民主在今天已经是穷途末路,日益暴露出其虚假民主、劣质民主的本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证明,人民当家作主和有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先进政党的领导密不可分。只有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同时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才能最终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我们坚信,只要不断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一定能够在开创社会主义新型民主的同时,为人类对于更美好制度的探索提供一份出色的中国方案。

  要从理论上弄清,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和资本主义法治国家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否通过法治不断巩固和扩大人民利益,抑制并最终消除特殊私利。西式法治打着超越党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旗号,止步于程序公正,其实质是维护现有的社会利益格局,保护垄断资本和既得利益。事实证明,当社会还存在实质上的不平等时,法律面前的平等必然是徒有虚名。社会主义法治则是依从社会发展规律,在不断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及时进行利益格局的调整,不断推动共同富裕和社会的公平正义,因而社会主义法治必须有先进力量引领,其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统一。坚持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题中应有之义,一些人蓄意制造党大还是法大的伪问题,是别有用心的。坚持党的领导,不是一句空的口号,必须具体体现在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支持司法、带头守法上。

  要从理论上弄清,中国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一大幸事。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也是坚持作为立国之本的四项基本原则中最为核心的原则。正因如此,一切怀疑、敌视中国崛起的反动势力,一切否定、抹黑中国发展的社会思潮,尽管花样翻新、五花八门,但其矛头最终都对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则是无疑的。因此,自觉坚持和维护党的领导,维护党中央的权威,维护党的团结统一,是共产党员最根本的政治觉悟和政治立场,是对共产党员党性的根本考验。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再一次表明,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就在于其自律的动力不是来自抽象的道德教条和狭小的利益驱动,而是来自反映了历史客观规律的人民的利益和期待。因此,党的自律不是闭门自省,而是开门闻过;不是主观放炮,而是从实际出发。重点抓什么、怎么抓,都是根据客观存在的问题来确定。把重点放在“关键少数”“高级干部”身上、把党内监督和党外监督结合起来等正确举措就是明证。

  总之,以增强政治意识为抓手,在重大理论认知上向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看齐并保持一致,是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迫切需要。

[责任编辑:康慧珍]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