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视野下的欧洲民粹政治发展

2017-08-31 18:41 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2017-08-31 18:41:20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蒋正翔

  【“欧洲与世界形势变动下的中国策”系列稿件⑤】

  8月19日,由国际政治与金融安全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光明网理论部联合主办的“欧洲与世界形势变动下的中国策”研讨会在京召开。与会专家围绕“欧洲与国际政治与安全”“欧洲与国际经济格局走势”进行发言讨论。光明网整理发言专家观点,由光明网理论频道独家刊发,以飨网友。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战略室助理研究员、国际政治与金融安全智库特约研究员 肖河

  2017年欧洲各国政治局势的发展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对于难民危机、族群冲突、认同政治的持续发酵是否会助力欧洲民粹主义取得新的胜利,全世界的观察家们都在拭目以待。不过,在注目欧陆本身发展的同时,我们也应当从更宏观的角度来思考所谓的民粹主义或者认同政治。这是因为欧洲所面临的问题并非独有。

比较视野下的欧洲民粹政治发展

  不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经济增速降低,少数族裔尤其是穆斯林移民与主流社会的冲突都绝不会局限于欧洲一地。归根到底,2016年的欧洲“民粹危机”只是表面症状,其根源是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发展不平衡与人的跨国流动所引发的制度失效与认同失序。欧洲各国、美国、俄罗斯、印度都不同程度地面临同一问题。因此,相比单纯观察欧洲政治的变化,比较同一问题在世界不同地方的发展趋势反而能让我们更加全面、更加客观地看待欧洲政治的得失和前景。

  与欧洲一样,美国在2016年也进入了右翼民粹政治的高峰,种族主义、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的情绪喧嚣一时。那么在2017年,两者相较又当如何?

  从表面看,欧洲的民粹主义情绪似乎得到了遏制,形势要好于对立更加尖锐、政治走向僵局的美国。首先是2016年12月底,奥地利极右翼政党蓝党候选人霍费尔在总统竞选中败北。随后,在被视为试金石与风向标的荷兰选举中,“建制派”的自民党战胜了极右翼的自由党。5月,异军突起的主流政治家马克龙在法国总统大选中击败了在玛丽莲•勒庞执掌下风头正劲的国民阵线。接下来放眼9月的德国大选,默克尔的胜利似乎也已经是板上钉钉。凡此种种,都让欧洲的观察家们暂时放下心来,认为欧洲主流社会到底还是在危机关头遏制住了不符合欧洲价值的民粹主义的势头。

  反观美国,民主党在希拉里受挫之后,毫无重振旗鼓的态势。而在台上执政的特朗普不管捅出什么乱子,都丝毫不会影响他的政治基础。发展到现在,特朗普的言论和施政都越来越出格,丝毫没有被“驯服”的样子,而美国的政治对抗也因此愈演愈烈,直至引发了夏洛特维尔的大骚动,白人至上主义者、3K党人、新纳粹甚至都敢明火执仗地抛头露面。仅以此而言,似乎欧洲的政治局面要远较美国为乐观。

  但是如果观察得更加深入,或者将视线拉长,结论又会变得有所不同。事实上,欧洲的建制派政党之所以能够“王者归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在移民政策、国家认同等问题上向民粹主义者靠拢。不仅荷兰新当选首相吕特公开要求不尊重荷兰价值观与习俗的移民离开荷兰,就连被讥讽为“圣母”的默克尔也在基民盟的党代会上保证难民潮不会重演,而德国也应当禁止穆斯林罩袍。因此,欧洲政治的趋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主流政党向民粹政治靠拢而换来的。如果将时间轴拉的更长,还会发现虽然很多人批评是“多元文化主义”毁了欧洲认同,但是真正实现过多元文化主义的不过英国、荷兰两国,而早在21世纪初两国就开始改弦更张。至于德法两国,它们就从未将保护少数族裔的文化特性视为国家职责,德国至今还在法律上将伊斯兰教视为“外来移民的宗教”,根本不承认其属于德国。

  仔细考察则会发现,虽然特朗普和美国右翼力量声势浩大,但是在具体施政上却是毫无建树、一无所获。奥巴马医保没有废除,禁穆令又两番受挫,至今还在最高法院处生死未卜。而在夏洛特维尔事件中,表面上看右翼来势汹汹,但是到头来博弈的结果却是美国很多州市迅速地清除了现有的邦联旗帜和领袖塑像,国会中也提出了更改所有以邦联将领命名的美国军事基地之名称的提案。一言以蔽之,从表面上看美国似乎是双方相持不下,但是实际上仍然是左翼稳步进军,右翼进退失据,一如美国历史中的故事。纵观二战后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交替执政似乎是代表着左右摇摆,但是事实上每次政权更替之间右翼都无法、或者不敢废除左翼的社会遗产,这一现象也被戏称为“民主党增税增福利、共和党减税增福利”。因此,美国的民粹政治似乎又不过是表面热闹,并不是真的比欧洲更加糟糕。

  从这一角度出发,似乎表面局势趋缓的欧洲才是真正进入了瓶颈、或者是倒退期。究其原因,或许有三种可能。第一是在于欧洲的自由主义政策是在欧盟和国家两个层面加以推进,然而欧盟的民主合法性有所不足,反而拖累了政策进程,而美国的反国际制度运动至多只能是呼吁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或者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二则是因为欧洲自由主义的发展阶段已经超过了美国,原本就更为激进,而美国还有进步的空间;第三则可能是因为美国原本就是一个移民国家,本土主义的力量没有欧洲各国那么强大有力。无论最终是何种答案,这种比较的视野都能让我们去尝试更深层次地认识当前的民粹主义及其背后的认同政治,进而才能在“看热闹不嫌事大”之外真正地反省乎己、有所裨益。

  相关链接:“欧洲与世界形势变动下的中国策”研讨会在京召开

  系列稿件一:熊炜:欧洲之病在“腠理”,还是入“膏肓”?

  系列稿件二:赵晨:欧盟“激进化”世界主义理念的碰壁

  系列稿件三:王磊:欧盟对外政策的调整、原因及其展望

  系列稿件四:赵纪周:国际格局视野下的欧盟与中欧关系

[责任编辑:蒋正翔]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