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从治理规则看“数字丝路”建设
首页> 理论频道> 国际关系 > 正文

从治理规则看“数字丝路”建设

来源:人民画报2022-08-13 10:39

  作者:黄日涵(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数字经济智库执行院长);柏瑞山(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助理)

  “数字丝路”建设需要聚焦数字基础设施、数字经济形态以及相关机制建设,更需要注重打造全球数字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目前,数字技术发展和应用丰富了全球产业治理、货币金融治理、贸易治理等全球经济治理的内涵,并从全球经济信息交换、风险防范、危机应对和政策效能评估等方面引发了全球治理变革。同时,数字经济的迅速发展,也带来数字鸿沟、规范和标准之争以及数字霸权主义等问题。建设互联互通的“数字丝路”,亟待构建起适合“一带一路”发展的数字治理规则框架。

  “数字丝路”建设的成绩和挑战

  “数字丝路”建设成效显著。在基础设施方面,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日益密切。根据《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0年)》,中国与十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成有关陆缆海缆,系统容量超过100Tbps,直接连通亚洲、非洲、欧洲等地。在数据平台建设方面,“数字丝路”2018年基本完成了第一阶段工作,目前正开展第二阶段工作,发布了以“数字连接,共享繁荣”为主旨的“数字丝路”地球大数据平台,实现了与计划参与国家间的数据共享。此外,阿里云也在全球建设了数据中心和地域节点,为沿线国家地区提供云计算、大数据等服务。

  在电子商务方面,疫情发生以来,数字丝绸之路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全球贸易遭受冲击的背景下,中国跨境电商实现了逆势大幅增长。“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积极响应,截至目前共建立了75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借助大数据平台,华为、阿里巴巴等中国互联网企业深度参与“数字丝路”建设,提供在线计算公共服务,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发展赢得了庞大客户群。

  在“数字丝路”建设的过程中,也面临着来自国际国内的多重压力与挑战。首先是来自数字国情差异的挑战。当前,“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和地区因数字基础设施和电子商务发展水平等方面差异,“数字丝路”建设面临的挑战也呈现异质性。主要体现在:东南亚部分国家缺乏足够的网络信息安全保障,外企进入门槛较高;中亚国家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较为薄弱,数字人才紧缺,网络安全和地缘政治风险增加;非洲国家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和网络信用安全保障落后,区域治理协调体系复杂等;中国与拉美国家间战略和法规差异、拉美数字基础设施相对落后、拉美政治和经济不确定因素增多等。

  其次是来自地缘政治压力的挑战。“数字丝路”的参与国、中国的地缘毗邻国、中国的战略合作以及竞争国家对于中国的“数字丝路”建设所持观点各异。其中消极认知和负面行动为中国与沿线国家共建“数字丝路”造成了地缘政治压力。如美国等国为应对“数字丝路”而不断细化充实“印太战略”框架下的相关机制和举措,以及为打造“小院高墙”的科技竞争战略而对中国科技进行遏制和打压。

  此外,目前“数字丝路”尚缺乏更有效的制度和机制设计,这也成为“数字丝路”建设的重要阻碍。一方面,由于缺乏对“数字丝路”国家层面的统一规划,同时“一带一路”涉及到的数字经济企业和主管部门众多,使“数字丝路”存在缺乏统一协调和重复建设等问题。另一方面,由于沿线国家的电子商务信用管理制度不健全、对信息知识产权和跨境数据的保护不足及政治、宗教、文化、法律体系巨大差异等问题,也使中国企业与当地共建“数字丝路”面临较大挑战。

  数字治理规则建设的进展与困境

  目前,“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取得一定进展。一方面,中国通过整体布局+双边合作的模式,与“丝路”沿线国家推进“数字丝路”治理规则。2017年12月,中国同多国共同发起《“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倡议》,促进电子商务、国际标准和数字经济政策等方面合作。截至2020年底,中国已与16个国家签署了“数字丝绸之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与22个国家建立“丝路电商”双边合作机制。另一方面,中国通过局部参与+多边合作的模式与“丝路”沿线国家共建“数字丝路”治理规则。

  但要切实推进数字丝路建设,也需要充分认识当前所面临的复杂国际国内环境。首先是“数字丝路”治理客体的复杂性。主要体现在数字贸易业态变化性快。数字贸易业态更新迭代快和模式差异明显的特点,使“丝路”沿线国家很难形成数据流动、数字贸易、数字产品等基础概念共识,明确其范围界定和动态发展,进而使规则谈判缺乏必要的前提。同时,数字技术渗透性广,数字技术全面快速渗透“丝路”沿线各国经济社会,为各国国家安全带来许多新的问题。受各国文化、制度和经济等方面异质性的影响,各方在理念和认知上的差异较大,加大了“数字丝路”治理达成共识的难度。

  其次是“数字丝路”治理主体的多元性。“丝路”沿线国家数字国情差异,使得各国核心关注不同,利益分歧弥合难度大。一方面,数字产业起步早、数字经济发展领先的沿线国家,企业国际竞争力较强,比较关注扩大市场准入、减少贸易壁垒等方面议题;另一方面,数字基础较为薄弱的沿线国家,安全监管能力弱,贸易和发展权益受到冲击,因此多关注中小微企业保护和贸易便利化等议题。

  第三是“数字丝路”治理环境的撕裂性。目前,全球尚未形成统一协调的数字治理体系,各国从自身利益出发,选择不同的数字治理模式,全球数字治理呈现碎片化、分裂化特点。数字领域国际规则制定的激烈竞争,使得全球治理议题分散和治理共识缺失,“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因此面临国际环境挑战。

  “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的路径

  “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是全局性、长期性和复杂性工程,需要在设计渐进灵活的“数字丝路”谈判议程基础上,推动建构多元协同的“数字丝路”治理体系,为全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

  第一,推动设计渐进灵活的“数字丝路”谈判议程,突破主体多元性的困境。目前,全球已开展的数字贸易规则谈判主要集中于贸易便利化、市场准入、关税与数字税、跨境数据流动、知识产权保护、可信赖的互联网环境和数字营商环境等议题。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的电子商务谈判在跨境数据流动、市场开放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分歧较大。其原因在于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面临“数字鸿沟”。因此,“数字丝路”谈判议程设计要渐进灵活,可在坚持多边主义、可持续发展、开放包容的原则上,推动构建“数字丝路”治理规则。一方面,谈判议题设计应避免对数字经济欠发达国家构成“发展壁垒”。先以跨境电商便利化、电子认证、无纸化贸易为主要议题,推动建立规范便利、安全可信的电子商务交易和市场环境,促进沿线国家中小企业融入“数字丝路”价值链。另一方面,通过增强数字基础设施联通合作,积极推进缩小沿线各国间数字鸿沟,从而推动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开放等议题谈判。

  第二,推动建构多元协同的“数字丝路”治理体系,克服治理客体的复杂性困境。多元治理体系包含三个层次:其一,监管和治理协调机制。在“一带一路”合作机制框架下,设计分类的多边合作治理模式,精准治理数字贸易业态发展性问题,并对“数字丝路”局部性问题进行治理。同时,通过顶层设计建构监督机制,防止“数字丝路”参与的某一方滥用权力,为数字治理创造良好环境。其二,利益主体间协同机制。“数字丝路”的治理需要兼顾各方利益,才能凝聚共识,发挥多方合力。这需要科学划分权、责、利。其三,制度和技术协调机制。要在制度建设和技术协调上找到平衡点,找到有效的沟通机制,协调二者的关系。

  第三,统筹推进全球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应对治理环境的撕裂性难题。通过推进全球性数字经济规则构建,为“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塑造良好环境;探索整合区域性合作平台数字治理规则成果,为“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凝聚共识;通过“数字丝路”治理规则建设的示范效应,助力全球性数字经济治理。

  数字化时代已经到来。未来的“一带一路”建设必然和数字经济紧密结合,而这种结合必将迸发出超强的活力。对于存在巨大数字鸿沟的国家,要帮助其接入“数字丝路”的发展轨道;对于目前不平等的国际规则,要积极争取更多的话语权。“风轻不觉动、缆急始知牵”,数字丝路的发展要未雨绸缪提前布局,为在数字经济时代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夯实基础。

[ 责编:王晓秋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回答“李约瑟之问”的三重逻辑

  • 坚持讲好中国故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坚持把增进人民福祉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充分发挥数字技术在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动共同富裕等方面的关键作用。
2022-09-23 09:40
坚持好、运用好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不断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
2022-09-22 10:42
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满足全体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让每个人都能如愿地发展自我和奉献社会,让每个人都能体面地享受生活和追求幸福。
2022-09-19 09:54
文化的积淀是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这个民族、这个社会能自立于其他民族、其他社会之间的“基因身份证”。
2022-09-08 14:32
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必须深刻、准确地理解把握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道路的丰富内涵与实践路径,进而推动美丽中国建设。
2022-09-06 09:07
要准确认识和适应全球政治发展演变的基本趋势和特征变化,站在历史正确一边,顺应历史进程谋求战略创新,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可靠安全保障。
2022-08-23 11:33
人民所表达的意愿、所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所发挥的作用,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得到了全方位、全过程地实现,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也让每个人的能力、人的丰富性得到全面提升。
2022-08-22 09:32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之“矢”去射新时代中国之“的”。
2022-08-18 10:58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2022-07-28 09:33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2022-07-27 11:42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2022-07-21 10:07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2022-07-06 08:57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2022-06-29 10:34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2022-06-27 09:39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2022-06-24 15:35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2022-06-21 10:03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2022-06-08 09:32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2022-05-26 09:59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2022-05-24 09:28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2022-05-17 15:2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