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遏制利用“网红儿童”牟利现象
首页> 理论频道> 经济社会 > 正文

遏制利用“网红儿童”牟利现象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3-04-02 10:42

  作者:陈钥嘉(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近年来,随着自媒体社交平台的发展,不少家长开始主动分享和展示孩子的日常生活。在网络上,儿童可爱、天真的形象很容易获得网友的喜爱。因此,部分家长选择将孩子打造成“网红”,通过让儿童代言、分享好物、参加商业活动等途径实现流量变现。一些家长甚至与网红孵化机构签约,将“炒作儿童”当作一门生意。

  然而,在家长和商家通过“消费”儿童轻松牟利的同时,被推到镜头前的儿童的合法权益却面临巨大威胁。

  一是危害儿童的身心健康。儿童本应受到保护,然而在利益驱使下,部分家长或机构为获得关注不惜违背法律伤害儿童、虐待儿童。如媒体报道的“3岁女孩被父母喂到70斤当吃播赚钱”,在这一案例中,为满足部分成人的猎奇心理,儿童被严重物化,其合法权益受到明显侵犯。此外,为获得视频素材,一些家长无视儿童身心发展规律,要求儿童长时间、高频率参与拍摄,或强迫儿童掌握远超其发展水平的技能,过度透支儿童的体力和精力。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虐待儿童”的定义,在亲子关系中的身体和(或)情感虐待及商业剥削都属于虐待儿童行为,其后果包括身心健康终身受损。

  二是阻碍儿童社会性发展。幼儿阶段是儿童社会性发展的关键时期,通过与成人和同伴的交往互动,幼儿不断发展适应社会生活的能力。家庭应为幼儿创设温暖关爱的氛围,然而为了获取流量,许多家长要提前设计好视频内容,引导孩子按自己期望的方式表达展示,甚至为了“拍摄效果”故意戏弄孩子。因此,视频中呈现的“交往”往往并非真实的、对儿童发展有利的“交往”,这种虚假的互动会损害幼儿正常的社会性经验习得。

  三是阻碍儿童自我意识的发展。心理学家萨利哈·阿夫里迪指出,童年和青春期是个体形成自我意识的关键期,倘若一个孩子长久扮演一个固定的网络角色,他对自我的理解就可能十分薄弱。儿童在镜头中呈现的形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迎合成人的喜好,其真实需求和情感是被忽视和压抑的。长此以往,“网红儿童”很容易养成讨好型人格,认为只有获得网友喜爱和夸赞的行为才是有价值的。

  在数字时代,“网红儿童”的形象同样影响着屏幕前的其他儿童。对“网红儿童”的吹捧和喜爱,容易造成其他儿童的焦虑和紧张,而某些“网红儿童”的“搞笑”行为,则可能引起其他儿童的模仿。

  2021年,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网络文化市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指出严禁借“网红儿童”牟利。中央网信办也曾通过专项行动,要求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尽管由儿童担任主播的现象已得到一定程度的整顿,但由于缺少完善的法规制度和追责机制,仍有大量“萌娃”账号活跃于各大社交平台。遏制炒作“网红儿童”、利用“网红儿童”牟利现象,不能只依赖主流媒体的号召和呼吁,更需要建立追责机制。

  一是完善相关法规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38条第2款指出,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然而,网络自媒体广告长久以来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在流量至上的今天,过度利用“网红儿童”牟利已成了全新的“广告代言”形式。因此,有必要堵住监管漏洞,保护儿童免受潜在的剥削。

  二是压实市场主体责任。“网红儿童”的社交平台账号大多由其家长运营,平台看似置身事外,但其流量推广、点赞、打赏等机制实际上都对“消费儿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有必要明确网络平台的监管责任,要求平台对以儿童为主角的账号加强管理、加强对视频内容的审核。同时,对网络平台管控不当的行为有必要加大处罚力度。

  三是加大宣传力度,引导社会大众树立正确的儿童观。家长本应是儿童成长的第一责任人,然而部分家长受短期利益的驱使将孩子推到镜头前,忽视了“消费”子女的危害。因此,学校、社会有必要加强对家长的宣传教育,引导家长履行监护人的相关责任。此外,有必要提高大众对保护未成年人的使命感,鼓励大众对不良内容进行监督举报。

[ 责编:李彬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阔步迈向网络强国”互联网企业微党课

  • 何以模范 | 北疆文化系列专题片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治理,本质上是数字技术向多元治理主体赋能增效的过程,其目的是在数据收集、分析、利用的基础上,从多个层面对治理系统的感知、决策和执行能力进行提升。
2024-07-10 17:13
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我们更需要的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而非吸引眼球的所谓“理论”。
2024-06-21 16:53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必须用好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强大思想武器,自觉运用其方法论原则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从整体上把握国家安全,不断开创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
2024-06-13 09:36
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座,是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的基石。要立足不同产业特点和差异化需求,推动经济产业全方位、全链条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2024-04-23 16:17
高质量构建“大思政课”工作体系要聚焦目标、效果和特色,着力破解思政课建设中的重点、难点和关键问题,带动思政课叙事表达体系和场景体验模式的深层变革。
2024-03-18 10:28
中华文化的主体性植根于5000多年的文化沃土,是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24-03-08 16:31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速发展,各国既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也需要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打造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4-03-01 14:51
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值此之际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发展依然将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也具有体量大韧性强创新后劲足的竞争优势、宏观经济政策回旋空间大的支撑效应、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等三重有利支撑。
2024-02-09 16:37
要聚焦新时代新征程党的中心任务,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为重点,在“加减乘除”上做文章,推进机构改革再深化,为在新征程上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新动力。
2024-01-30 11:31
面对不断升级的数字社交产品,反而需要青年人意识到沉浸式社交环境背后的营销策略与运作逻辑,从而与社交媒体生成的感官刺激与虚拟自我保持距离。
2024-01-15 09:41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提出,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宗旨,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体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高度统一。
2024-01-12 09:39
冬至阳生,岁回律转。在新的一年,我们站在这一年的不易成果上,对未来充满信心,更加需要接续奋斗、砥砺前行,取得更多发展成果。
2024-01-04 15:35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2023-12-14 17:59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2023-11-09 10:22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2023-10-24 11:06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2023-10-10 09:58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3-09-27 09:53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2023-09-15 10:49
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2023-08-22 09: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