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实现中的中国梦

  【本课主题】

  实现中的中国梦

  【主讲嘉宾】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曾在上海当过三年工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任牛津大学访问学者、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和国内多所大学的兼任教授。

  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 (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以及“思考中国三部曲”(《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中国超越》)。以中英文发表过大量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张教授的“思考中国三部曲”产生了相当大的社会影响,获得多种奖项,其中《中国震撼》一书曾获上海图书奖一等奖,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观点摘编】

  我们现在都在讨论实现中国梦,中国道路保证中国梦的实现,这里我想讲几个方面对美国的超越。一是经济总量的超越,这个现在看来疑虑比较少了,如果是根据官方汇率计算的话,我们的GDP总量,十年之内应该超过美国了。如果按购买力平价比较的话,去年已经超过了。二是百姓财富的超越,中美双方的中位收入水平家庭净资产的差距,已经不是很大了,而发达板块已经超过了美国。三是社会保障的超越。美国现在还有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的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险,美国医疗保险太贵了,起码500美金一个月,而且医疗保险是私营的,不是国家的,不能亏本而是要赚钱的。2013年美国平均的养老金是每月1200美金左右,在中国这个数字不算低,但1200美金在美国是难以生存的。如果你有房产,房产税一般要占到房子价值的2%,美国老人普遍退休后还工作是常见现象。与中国比较,不说我们做的十全十美,但是我们已经实现了医疗保险几乎13亿人的全覆盖,退休金方面也进步巨大。虽然中国各地差异巨大,社保水平也有高有低,可是这么快就做到了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几乎全覆盖,这是走中国道路的结果,是我们制度优势的体现。

  还有就是政治制度的超越。这里讲一下三种力量的平衡和“三合一”的制度安排。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它的好坏怎么样来衡量,我觉得是三种力量的平衡。现代社会、现代化国家的良性运作,不仅是政治领域内的事情,也是经济领域和社会领域的事情。所以我说这背后是三种力量,即政治力量、社会力量、资本力量之间的平衡。美国现在最大的困境就是资本力量主导了政治力量和社会力量。如果是跟中国比较的话,也可以这么说,最富的100个中国人不可能左右中共中央政治局,而最富的20~30个美国人可以左右白宫。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力量随着新媒体的发展大大加强了。同时,我们的资本力量也在每时每刻地影响中国共产党。但至少到现在为止,共产党还是能够代表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这是最关键的。在资本力量、社会力量面前,它保持着自己相对的中立性和独立性。这很重要。我当年给邓小平做翻译,后来也研究邓小平的思想,他当时讲过很多次我们还在探索什么是社会主义,但有两点他从未放弃过,一是党的领导,二是公有制占总体,但公有制的形式可以多样化。现在回头看,这两条就是邓小平的底线思维,只要这两条在,不管探索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样的问题,我们都可以解决。共产党把握人民的整体利益,公有制使我们有财力来进行纠偏。

  所谓“三合一”的制度安排,就是说,我们现在成功的制度安排中,都包含了中国自己文明传统的基因、红色基因和西方的有益元素。比方说选贤任能,选贤任能在历史上的体现,如科举制度,通过考试来选拔官员,这个传统一直到现在。同时,也有社会主义因素,包括组织部门的安排,不同岗位的考验、锻炼等。另外,西方的有益元素,如民调和选举。我把这种制度安排概括为“选拔+选举”,这种制度安排,虽然还要完善,但已经超越了西方光是靠“选举”的制度。

  最后,我的结论是,说到底,实际上是两种历史逻辑在起作用。一种是“历史终结论”的逻辑:历史发展是单线的,从极权主义,到威权主义,到民主化。另一种是文明型国家的逻辑,即历史上中国长期领先西方,有其深刻的原因,我把它叫作原因一。十八世纪开始落后于西方,有着沉痛的教训,现在又在赶超西方,而且总体上做得比较好,当然还可以做得更好。这种成功的赶超也有其深刻的原因,我称之为原因二。原因二和原因一是一种继承关系,这就是中国崛起的逻辑。从哲学角度来讲,中国人认为,这个世界历来都有不同制度在衍生,相互学习、相互借鉴,当然也有剧烈冲突的,最后是相对比较好的胜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