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当前需要市场化的经济修复
首页> 理论频道> 经济社会 > 正文

当前需要市场化的经济修复

来源:北京日报2023-04-03 09:55

  作者:毛振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目前,强信号、弱反应是不同程度存在的

  今年前两个月经济数据已经出来,从主要经济数据来看经济修复离预期有一些差距。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中央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全力以赴拼经济,还回应了市场上的一些问题,抓住了要害。但总体来看,市场反应还是比较弱的,我觉得这是强信号、弱反应。除此之外,还要关注强政策、弱经济修复。为什么要防止这个情况的出现?随着形势变化,现在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经营主体和大的市场环境看,与过去相比,出现了一些变化。在经济上行时,政府加一点点杠杆就有很大的乘数效应,会在社会上产生很好的乘数效应。但是经济下行期,就像股市下行时,政府采取救市措施一样,往往效率会更低一些,这是一个客观情况。

  过去几年主要影响中国经济的最大事件是疫情,现在是后疫情时代,怎样让经济尽快恢复到过去的一个增长轨迹的确值得讨论,关键是怎样把经济搞上去。

  想把经济搞上去,政府领导、每个经营主体、每个老百姓都有这种期待,但怎样把经济搞上去这件事情,从国家到具体企业和个人都有不同的路径选择,这个路径才是真正决定性的。

  现在应该有一个市场化的经济修复。一般搞宏观经济研究,都是研究政府政策的,没有政府政策宏观经济学就没有价值,经济学家在这个过程中都是在研究政府出台一些什么样的政策。现在经济处在修复期,为什么讲修复?就是因为遭受了冲击,首先是疫情冲击,两只黑天鹅,两个灰犀牛,还有很多小的黑天鹅和小的灰犀牛,疫情和俄乌冲突称之为黑天鹅,大国博弈和房地产资产泡沫称之为灰犀牛,这种冲击是主要原因。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各种社会思潮的影响。如果把各种社会思潮的影响,同有关部门决策和最终落到地方层面经济运行情况来看,社会思潮的影响还是不小的。怎样把经济政策落到实处,核心就是需要一个市场化的经济修复。

  经济修复市场程度不够,集中反映在民间投资恢复不足

  从经营主体来看,经营主体是整个经济行为主要的引擎,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判断。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都是政府主导的,政府是不是引擎?不是。从引擎来看,怎样让经营主体成为经济发展、经济修复的主要生力军。经营主体怎样把经济政策落实到市场行为,最后成为经营主体的一致行为,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从市场环境来看,市场环境里面包括政府、法治、信用等。现在的问题出在经济修复市场程度不够,集中反映在投资领域中民间投资是低潮。民营企业投资处于低潮期,没有改变去年以来的基本格局。另外一个市场主体是消费主体。在社会思潮的冲击下,人们的预期没有改变,怎样保持合理预期,不是简单地看经济模型。新预期中很大一块还是来自于社会思潮,所以,经营主体面临的环境、压力,除了有经济下行的压力、疫情冲击各种压力之外,最主要的判断是来源于社会思潮。不把社会思潮的问题解决好,在整个经济工作中很难得到一个市场化效果。因为市场化是每个人自主选择,政府政策可以决定,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可以去执行,但是民间愿意不愿意消费,愿意不愿意投资,这是比较客观的问题。回顾改革开放的历史,最重要的还是要调动更多积极力量来参与建设。从这个意义上说,市场化修复是我们期盼的。和过去相比,在经济下行期不能简单地像经济上行期那样,认为政府政策指导、政府投资的乘数效应、政府引导效应发挥得很好,而底层部分的修复,社会思潮对社会心理的修复,是现在比较重要的因素。

  让政策渗透到经营主体,政府引导市场环境、经营主体发力

  关于GDP考核,我认为不应该一味反对,经济增长当然要考核GDP,现在还是有GDP考核,还是5%以上的,但这是不是刚性的?是不是一票否决的?经济增长的计划达不到,有什么问题?很多人没有这种压力。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回溯到GDP增长作为一个重要考核的基础上来,在这个总方向下,让政策渗透到经营主体,政府引导市场环境、经营主体发力。在这个过程中,最应该解决的问题是社会思潮的影响,正本清源,对错误的社会思潮有所澄清,有所管控。市场化的经济修复希望有一个对社会思潮的纠正,在此基础上才能形成市场化的修复。

[ 责编:李彬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阔步迈向网络强国”互联网企业微党课

  • 何以模范 | 北疆文化系列专题片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数字治理,本质上是数字技术向多元治理主体赋能增效的过程,其目的是在数据收集、分析、利用的基础上,从多个层面对治理系统的感知、决策和执行能力进行提升。
2024-07-10 17:13
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我们更需要的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理念,而非吸引眼球的所谓“理论”。
2024-06-21 16:53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必须用好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强大思想武器,自觉运用其方法论原则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从整体上把握国家安全,不断开创新时代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
2024-06-13 09:36
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底座,是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建设的基石。要立足不同产业特点和差异化需求,推动经济产业全方位、全链条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2024-04-23 16:17
高质量构建“大思政课”工作体系要聚焦目标、效果和特色,着力破解思政课建设中的重点、难点和关键问题,带动思政课叙事表达体系和场景体验模式的深层变革。
2024-03-18 10:28
中华文化的主体性植根于5000多年的文化沃土,是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借鉴吸收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2024-03-08 16:31
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加速发展,各国既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也需要应对新的全球性问题,国际社会迫切需要携手合作,共同打造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2024-03-01 14:51
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即将到来。值此之际回望2023年,中国经济主要预期目标圆满实现。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发展依然将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也具有体量大韧性强创新后劲足的竞争优势、宏观经济政策回旋空间大的支撑效应、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增长红利等三重有利支撑。
2024-02-09 16:37
要聚焦新时代新征程党的中心任务,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优化政府职责体系为重点,在“加减乘除”上做文章,推进机构改革再深化,为在新征程上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提供新动力。
2024-01-30 11:31
面对不断升级的数字社交产品,反而需要青年人意识到沉浸式社交环境背后的营销策略与运作逻辑,从而与社交媒体生成的感官刺激与虚拟自我保持距离。
2024-01-15 09:41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提出,内含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宗旨,体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体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高度统一。
2024-01-12 09:39
冬至阳生,岁回律转。在新的一年,我们站在这一年的不易成果上,对未来充满信心,更加需要接续奋斗、砥砺前行,取得更多发展成果。
2024-01-04 15:35
针对目前思政课教师供给能力不能有效满足思政课强起来的发展需要这一突出矛盾,要切实提升教师供给能力,改进教学方式,推动新时代思政课朝着高质量发展。
2023-12-14 17:59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2023-11-09 10:22
面向未来,要进一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2023-10-24 11:06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2023-10-10 09:58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3-09-27 09:53
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2023-09-15 10:49
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准确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2023-08-22 09: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