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两弹一星”是民心所向

  【本课主题】

  发展“两弹一星”是民心所向

  【主讲嘉宾】

  王兆宇,现任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长期从事航天发射工作,先后参与和组织指挥了神舟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七号,天宫一号, 神舟八号、九号、十号飞船等国家级重大航天发射任务,在航天发射质量建设上有着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组织开展了载人航天发射场质量管理体系建设,提出的“指挥操作不出差错、设施设备不出问题、质量把关不留隐患”等质量建设思想,为确保重大航天发射和科研试验任务圆满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

  【精彩论述

  发展“两弹一星”是国家发展所需,催着我们搞。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经济十分落后,工业基础和科技力量极其薄弱。为了促进我国科技事业和国防工业的发展,我们党发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制定了《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决定优先发展以导弹、原子弹为代表的尖端技术。

  从“两弹”起步到卫星上天,正是这十几年,我国抓住了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的机遇,与欧美强国站到了同一条跑道上——这个成就很了不起,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巨大,推动了科学技术、工业发展、医疗卫生、资源利用等领域的深刻变革。

  难能可贵的是,发展“两弹一星”还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科技英才。比较航天领域世界几个主要国家科技人员的平均年龄,中国是30多岁,美国是40多岁,俄罗斯则超过50岁。

  大国尊严所系,人民盼望搞。搞核武器和航天工程,一开始就是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核武器越造越多,威力越来越大;导弹越打越远,能把地球毁灭几次、几十次还不罢休;航天领域,你放卫星我也放,你送人上太空我搞载人登月,你建空间站我造航天飞机……争来争去争什么?不就是在争世界霸权和战略威慑力嘛!

  中华民族为人类社会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我们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我们搞“两弹一星”,就是为了出一出“百年屈辱”这口恶气,争得一个发展中大国应有的地位,争得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应有的尊严。当年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被称为“东方巨响”,那真是“一弹震全球”。第一颗东方红卫星发射成功时,全国人民奔走相告,万人空巷。现在我们每次执行载人航天工程发射任务,也会受到社会各界的热切关注。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